新宋(7大结果珍惜版)

  • A+
所属分类:设计者
Tag:  设计者读完念念不忘!读时热泪盈眶!读者留言:300多万字,反复读了5遍。《新宋(7大结局珍藏版)》为第七册,包括浪潮薄天、一帆十程、风雪喧豗等十章内容。 《新宋》是完全尊重历史的
新宋(7大结果珍惜版)

新宋(7大结果珍惜版)

  读完念念不忘!读时热泪盈眶!读者留言:“300多万字,反复读了5遍。”《新宋(7大结局珍藏版)》为第七册,包括浪潮薄天、一帆十程、风雪喧豗等十章内容。

  《新宋》是完全尊重历史的故事,其中涉及许多北宋的真实历史,对宋朝的风俗、礼节、服饰、建筑、制度、科举、官场等细节都有历史考究。从皇宫到市井,从黎民百姓到士大夫,全景还原一个真实、有趣且好玩的宋朝。《新宋》的内容包罗万象,作者阿越通过严谨的历史考究与流畅的文笔,真实再现了宋朝的风土人情,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文武之学、朝堂纷争、战场厮杀、寻常生活等,均有涉及,全景还原了一个在历史上为“中华文明精神之最”的宋朝。《新宋(7大结局珍藏版)》为第七册。

  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陈福民撰文,认为《新宋》非常好看,同时有效地克服了克罗齐的悖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嘹望东方周刊》总编韩松撰文,认为《新宋》达到了“创世”的神效(上帝干了七天活,创造了人类和现实世界,而小说家干第八天的活,创造上帝没能创造的人物和世界)。《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幽默回应,读《新宋》“被害死,看得一发不可收拾”。

  阿越,作家,编剧,1980年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湖南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四川大学中国史博士研究生,云南省作协会员。现居云南昆明。其代表作《新宋》全书近400万字,曾荣获2009年网络文学十年盘点十佳优秀作品,2013年“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铜奖等多种奖项,并入选2012年中国作协首届网络文学作品研讨会研讨作品。

  二更四点,尚书省。宫里的鸡人报过点数后,孙固还特意扭头看了一眼座钟,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屋外风雪凌厉,他不由得裹紧了披风,将身子更加凑近炉边一点。晚上宿卫禁中,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并不方便处理公务,因皇帝病重,百官都要斋戒为皇帝祈福,因此更是连酒也不能喝。孙固取了本书,靠在炉边读着。几个堂官却围在外间的火炉边,低声说着仙狐鬼怪的故事。孙固随便翻了几页书,也不由得侧了耳朵,听着外面一个会讲故事的堂官,讲狐仙的故事。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大门“嘭”的一声被推开,寒风顿时夹带着雪渣吹了进来。孙固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听外间的堂官问道:“老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福宁殿当差吗?”孙固听到“福宁殿”三字,心里已是一紧,连忙起身走向外间,听见那蓝内侍一迭声地问道:“孙参政呢?孙参政呢?”待一眼瞅见孙固,眼泪立时流了出来,哭道,“参政,官家大行,奉圣人旨意,召参政立往福宁殿!”几个堂官顿时都呆住了,慌里慌张地跪了下来,放声干号。孙固早见着蓝内侍红肿的眼睛,还有翻戴的帽子,心中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但这时候听到他亲口说出“官家大行”四个字,还是感觉到天旋地转。孙固是皇帝的潜邸之臣,屈指算来追随赵顼已有二十多年,他是亲眼看着赵顼如何由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大宋有数的名君的!殊不料……他比皇帝尚要大几十岁,在此之前是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是看着皇帝仙逝的……“官家……官家……”他用手扶着身边的一张几子,撑住身子,不住地念叨着。“参政!还请速往福宁殿!”蓝内侍一面抹着泪,一面急声催促道。孙固摇了摇头,忍住悲痛,沉声道:“臣便在此为先帝守孝,政事堂是紧要所在,待明晨诸相进宫,我再一同前往。”“参政,圣人已经下旨,相公们今晚就会进宫……”“为何?”孙固陡然睁大了眼睛,厉声喝道,“糊涂,石子明是做什么的!他怎的如此糊涂!”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有大队人马的跑动声。“出了何事?”孙固忽然间便振作起来,冲出门外,厉声吼道,“谁这么大胆?”只见一队人马,素衣素袍,手持刀剑,冲进院中,一字排开。为首一人一见着孙固,抱拳道:“有贼人作乱,下官奉太后旨意,前来保护参政!”孙固脑中“嗡”的一声,拔出佩剑,怒目而视,道:“一派胡言。尔是何人?欲族灭吗?”“下官皇城司指挥使石从荣。参政休要疑心,下官确是奉太后旨意!”石从荣一面说着,一面却在留意四周,见着尚书省兵吏内侍,或被制报,或被分割包围,孙固身后只有三四个堂官持剑相对,知道胜券在握,神色更加从容自若了。“哼,尔诏令何在?”孙固铁青着脸,望着石从荣身后的兵吏,高声喊道,“石从荣父子受国家深恩,却狼心狗肺,妄图谋反。君等皆良人,身家皆在汴京,为何也要从逆……”“参政若是抗旨,便恕下官无礼了!”石从荣厉声喝道,“上!”“谁敢!”孙固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老夫纵血溅五步,亦绝不为逆贼所擒。尔等敢在尚书省谋杀宰执,独不念父母妻儿吗?”“参政可想错了,下官是奉太后旨意保护参政,哪里竟敢伤害参政?”他口中谈笑着,手下亲信的兵吏却毫不含糊,各持兵刃逼近过来。但他的得意没能维持得太久,一股盘旋而起的浓烟让他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孙固身后的屋内,竟有火光冲起。“快,快灭火!”石从荣几乎是咬着牙的大叫,他做梦也料想不到,尚书省中, 竟有人会在这样的时刻想出这样的办法。他也无法多想,此时如果任火势蔓延,势必会惊动整个禁中。不知是不是听出了他声音中的气急败坏,一个堂官居然好整以暇地从屋里慢慢踱出来,看着孙固笑道:“参政,大丈夫能屈能伸,参政乃朝廷柱石,岂可无谓死在乱兵之手?咱们不如便束手就擒吧。”孙固认出这个堂官的声音,正是先前绘声绘色讲着狐仙故事的那人。再回头,看到火舌居然已经从里屋伸了出来,将一本本堆成小山样的奏疏迅速吞噬,滚滚浓烟顺着窗户、梁柱直往外冒,又见石从荣疯了似的指挥叛兵们捧着雪冲进屋中灭火,孙固不由得哈哈大笑。他本已抱定一死的决心,却不料一个小小的堂官,竟有这等急智!更难得的是有如此决断,竟真的在尚书省内纵起火来!“你叫什么名字?”“下官范翔。”那堂官慢条斯理地抱拳回道,还笑嘻嘻地看了石从荣一眼。此时,石从荣刚刚升起的一点儿志得意满便如同被眼前大火吞噬的奏疏一样迅速消失,这意外的变故也让他不敢再有丝毫耽搁。他既无心跟孙固再多说什么,也无心去惩罚那个纵火坏事的堂官,只匆匆命人将孙固等人尽数擒下,绑了关到一间屋内, 分派心腹留守、灭火,自己却等不得火势熄灭,便又领兵奔向枢密院。尚书省失火,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虽然火势不大,夜中又下大雪,但滚滚的浓烟还是惊动了许多晚上当值的内侍、宫女跑来查看。这些内侍、宫女人数虽然不少, 但群龙无首,又手无寸铁,见着大队人马从尚书省内冲出,未知究竟,都吓得纷纷四散躲避,石从荣亦理会不了这么多,只顾率兵扑向枢密院。两府相隔很近,虽是风雪之夜,从尚书省到枢府,亦不用多久。石从荣率部刚到枢府门口,便见着轮值的副都承旨领着几十个兵吏跑了出来。P264-266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0-11 16:0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新宋(7大结果珍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