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省打算院处事了两年的他最终照旧告退北上

  • A+
所属分类:设计院
Tag:  设计院小周是天津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两年前临近毕业,就在周围同学们忙着投简历,等offer的时候,他已经被家里的省设计院提前聘用了。因此,毕业即失业的压力,在小周身上一点都体
正在省打算院处事了两年的他最终照旧告退北上

正在省打算院处事了两年的他最终照旧告退北上

  小周是天津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两年前临近毕业,就在周围同学们忙着投简历,等offer的时候,他已经被家里的省设计院提前聘用了。因此,毕业即失业的压力,在小周身上一点都体现不出来。

  那时候,他自然而然地从天津回到了兰州,准备回家做出一番事业。于是他上班第一天,满心期待地去了设计院。来到设计院之后,他认识了这里的第一个老师傅,老张。

  老张是这个办公室资历最深的一个老师傅,已经在设计院工作二十年了,只不过一直都是在基层岗位,没有机会升职。

  小周来到这里,每天的劲头都很大,因为他是真的热爱建筑,在校期间就是那一届出类拔萃的风云人物。老张很看好小周,觉得他年轻、有活力、最重要的是有前途。可老张自己早就不把作图当回事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算有图让自己做,自己也画不出来了。

  这一年,小周把整个设计院的关系都摸得一清二楚,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争取到一个大项目一展宏图。可是这里每天真的没有那么多工作,小周每天的工作流程就是,看报纸、喝茶,喝茶、写文案,很少有机会真正地去实操画图纸。

  因为小周年轻、精力旺盛,于是被调给主任当助理,工资也由刚开始的八千提到了一万,小周以为这下子自己可终于有机会接触到项目了。

  可现实是,他除了要在一些重要的饭局上帮主任挡酒,还要在一些重要发布会前帮主任写发言稿。小周在助理岗位上待了不久就萌生出了要辞职的想法,于是他在一个喝醉的夜晚,趁着酒劲写下了辞职信。

  第二天早上上班,小周走的匆忙将辞职信落在了书房里。可好巧不巧,这封辞职信被打扫的母亲给看到了。当天夜里,父母和小周来了一次严肃的促膝长谈。

  母亲:你现在每个月拿着一万块的工资,每天也很清闲,有什么可瞎想的?还不赶紧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孩子,干嘛还要想辞职的事情?

  母亲:你挑什么肥、拣什么瘦,当时毕业不是高高兴兴地就去面试了吗?又不是我逼你去的,你现在有什么可抱怨的?

  母亲和小周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客厅,突然小周父亲说了一句:“好了,都别吵了。辞职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就这样,小周又浑浑噩噩地当了一年助理。虽然那个叫做的设计师梦的种子还一直被埋藏在心里,可他确实除了这里没有找到更好的去处。

  与小周不同的是,小雨毕业后一直等不到offer,最后等到学校都要封宿舍了,这才不得不搬回了兰州老家。

  回到兰州以后又是一轮投简历、面试等等,后来终于被一家创业公司所聘用,在那家公司一干就是两年,现在已经是公司的中坚力量了。

  小雨:行了吧你,咱们同班的谁能有你现在前途大?你现在是主任助理,过两年等主任退下来,那宝座不就是你的了?

  小雨想了想,考虑到小周在设计院的关系,说:我这倒是缺人手,要不你当份兼职做做?

  小周一听有人给自己机会做设计,而且自己平时上班也不忙便答应了下来。可当他拿起笔去作图时,他却发现自己当年学的知识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他将大学时期的专业书翻了出来,可书上的每一个字都好像离自己特别遥远。

  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两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原来自己所执着的事业仅仅只是一种执念,原来自己早已不是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第二天他失落地将图纸归还给了小雨,小雨看到小周的模样,忍不住劝了他两句。

  大概过了半年吧,就在他看书的时候,小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大概意思是说北京那边有一个新项目,如果小周愿意的话,可以去跟着学习,实践,只是钱很少。

  母亲:去什么北京?这边设计院的工作怎么办?都一年多了,你怎么还没死心呢?

  后来小周去了北京,开始做起了新的项目。我好像看见一个迎风奔跑的少年在向世界宣告:我要用我的方式飞翔。